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孤寻欢

公仔、黑胶、女人、杂志、城市、设计等一切与潮流有关的私资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玩具收藏家,潮流文化观察者,美少女崇拜者,《万家科学画报》主编。俺的QQ:11142776寻欢Q群:27591152淘宝店http://shop34030005.taobao.com/. 本博客所有文图版权均归本人所有,任何商业或非商业性的引用\转载均需经本人同意,否则请等待律师函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新周刊》口淫史  

2007-01-11 15:22:55|  分类: 综艺没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新周刊》口淫史

《新周刊》口淫史 - 独孤寻欢 - 独孤寻欢

又坐飞机了,很幸福,因为又可以闲下性情来认认真真地阅读!

这次只带了一本书。《“新周刊”口述史》。不仅仅因为里面有浓缩了我在《新周刊》的三年时光的“黄博军校《新周刊》”。更有尘封在恒城大厦三年的快乐与忙碌,以及失忆般的往事并不悠悠。看见过的没见过的同事或读者、牛人说《新周刊》,感觉总是很特别。

首先要批评一下。《新周刊》总是假装忘了给作者寄书。这本口述史是我在必得书店买的。当时还犹豫了一会,不是舍不得。只是觉得很重。说不清楚的重。买回来甚至连翻都未曾翻,便搁置在一堆新书里。不象当年买三联十年,回来就一口气看完——

并不是这本书不好,而是因为曾经身历其中,心情复杂,既舍不得看,也不愿意看,怕自己会被遥远的往事击中,人老了总是会莫名地回忆,怀旧,去唠叨,怕感动像潮水一般袭来。

《新周刊》是个极其混杂暧昧的群体。不会喝酒,不会哭泣的人似乎都呆不长久,反过来说,就很难溶入这个集体,更残酷直白地说,就似乎未曾在《新周刊》呆过。而我,居然守了三年的贞洁牌坊,没喝过一滴酒,更加未曾流过眼泪……

当我在飞机上捧起她。旁边的一个报社记者很讶异,你居然看这本书?好象与你们杂志没什么关系吧。他说得很对,但他恰恰忽略了我曾经在这个集体里呆过。就像当初我离开《新周刊》的一段时间,甚至直到今天,还要向不同的人解释,当初为什么要离开。又为什么要去一本数码杂志,好象与我这个写手完全风马牛不相及。

其实,没什么原因。就是觉得呆了三年,激情耗尽。加上这是一个超级累的地方,再丰满的黄金波在这里都要榨成太平公主。犹自记得,曾经有一个周末写了太多的稿,然后站在九楼的阳台上,向下望,忽然一阵眩晕,然后就有一种冲动,飞身跳下去的冲动。赶快回过身去,继续坐到电脑前,然后就觉得,该离开啦,正好当时遇上万家,心里想着一定极其悠闲,谁知道又是另一番的忙碌与辛劳,暂且按下不表。

阅读这本书,看到有几位当年一起战斗过的斗士,提起当年旧事,尽管经不至于流泪,但感触仍是免不了。偶有闲言半句扯到自己,更是唏嘘唏嘘,犹若一帮老人在为青春口淫!所以,口述史不如改成“口淫史”来得更加传神,又有市场卖点。

今狐磊说:李国庆,他本该为本教继续冷幽默的风格。喔,原来自己当年曾经玩过黑色的文字,写过“飞越疯人院”,也模拟过“网奴自测题”。现在,却只知道玩具,再不懂得文字上的癫狂。

周桦说:龙帆面对王爱国和李国庆的名字风格很相似,完全昏了头,对着李国庆无限深情地叫:“李爱国啊——”裴谕新对李国庆自称处男深感愤怒,拍案而起:“你是处男,我就是处女”……信了教的龙帆现在依然会犯糊涂,依然会叫错很多人的名字,当然,应该不会再叫错我的名字了吧!至于今日的香港大学性博士裴谕新,当年还是一个很容易脸红的单纯女生,当她说出自己是“处女”的时候,全办公室鸦雀无声,半天才有人反应过来,只因她当时已结婚良久。

何树青说:李国庆梳洗得容光焕发地出现在办公室,手机欠费1000多块钱,于是换了一张卡,说:让他们找我吧。又说,李国庆走了,主阵《万家科学》,肚腩有黑胶那么大。是的,以前我喜欢西装,觉得穿起来像斯文人。后来他们说我是卖保险的,所以我就这样有很多年没穿过西装了。当年,我到广州的第一个月,就漫游了1900元手机费,真是不堪回首。在《新周刊》的时候,又被榨得很瘦,离开半年后回新,人人都说我肥仔,但,无论如何,说我的肚腩有黑胶那么大,还是太夸张了吧,俺在此要更正。

朱坤说:没有李国庆,《新周刊》顶多也就二级半,总是他最先拉下遮羞布。啊!原来当年俺的存在曾经让《新周刊》成功晋身三级明星,仅从这一点来看,与三联的集体阳痿可以火拼啦。不过我现在听说,现在《新周刊》招人,有了超三级的方针:男的一定要能干,女的一定要漂亮。靠,真遗憾没有幸逢这样的盛世呵!

裴谕新说:比如“李国庆”,办公室有很多笑话是讽刺他的,周可在选题会上最喜欢攻击的也是他。靠,纯属造谣。

张向东说:和周可一样拥护双喜的还有李国庆,他现在虽然是主编,但是他们办公室不许抽烟,我去他那里遛达,觉得他老咂吧嘴吧。是的,想当年俺也是老烟枪一杆,日抽一包算毛毛小雨,小资派教主谢立离开时留下一个几十厘米高的花瓶,被我拿来当烟灰缸,有时候烟屁股可以塞到半腰。所以,我现在总是觉得,我今天变肥与我到了“万家”残酷办公条件而强迫戒烟有着莫大关系!

……以上文字,是对新周刊“口淫史”的再解读。如果你对杂志有兴趣,或者对《新周刊》各路诸侯有兴趣,就去买本读下啦。

俺的淘宝寻欢“潮骚”杂货,出售黑胶\\杂物\玩具,欢迎乱逛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