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独孤寻欢

公仔、黑胶、女人、杂志、城市、设计等一切与潮流有关的私资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玩具收藏家,潮流文化观察者,美少女崇拜者,《万家科学画报》主编。俺的QQ:11142776寻欢Q群:27591152淘宝店http://shop34030005.taobao.com/. 本博客所有文图版权均归本人所有,任何商业或非商业性的引用\转载均需经本人同意,否则请等待律师函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数码变形计  

2007-07-26 15:30:55|  分类: 潮流创意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我的数码变形计

 DSC01639

你最想活在哪个时代?!

差不多在“杀人游戏”风行的时候,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钻牛角尖,得到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,唐宋元明清……只要存在过的朝代都会有人对号入座,所以,有先见之明的古人留下了一句颇富哲理的俗语: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!如果让我来回答这个非布鲁斯特式问卷,一定是活在当下,并非我是个实用主义者,而是时下之中国,时下之科技,时下之跨越,早已不是日新月异这个词所能描绘,我们每一天每一刻所亲历的世界,都是前人所幻想的未来科幻大片。

大约我十多岁的时候,纯粹偶然地与美版《变形金刚》相遇,在幼稚而粗旷的动画面前,所有童年时代所累积的对于孙悟空的崇拜,一夜之间转向了擎天柱与大黄蜂,顺便也完成了与汽车的第一次相遇。昨晚,当我排了长长的队伍,终于买到了前座2排的真人版《变形金刚》电影票,接受迈克尔?贝的精彩的视觉轰炸,工业光魔几可乱真的CG特效,用可乐来撒尿的大黄蜂式幽默,永远不败的美国英雄主义——就像很多读者建议这期的《TECHMAG》用变形金刚来做封面,07年的风水急转,大黄蜂超越了蜘蛛侠与加勒比海盗,成了这个科技时代的新一轮炫目主角。

“童年啊童年”!在我那乏善可陈并不残酷的青春岁月里,先是整日介坐在邻居的海鲜摊上,听那个黑色的红灯收音机里传出的粗糙音乐,溜进昏暗的录像厅里去看《新方世玉》,同一时间还迷上了电唱机,经常在县城小街上步行数里,去购买蓝色的、红色的、白色的塑料薄膜唱片,通过邓丽君、张蔷、吴涤青完成了人生第一轮流行音乐的普及教育。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walkman随身听,有一种被击溃的感觉,原来世间还有如此美妙的机器,以及如此HIGH的声音。再后来录音机换成了CD播放器,MD,最后walkman始祖索尼在一夜之间被苹果的IPOD击退,声音并不饱满的MP3成了喜欢快餐化生存的消费者首选。

我家的第一部黑白电视买回来的时候,正在播的好象是《霍元甲》,院里挤了左邻右李,相信那晚我爸一定很骄傲,当时的我只觉得屏幕上满布雪花的黄元申很COOL,很Man,从来都没有想象过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出现在电视里——别误会,时至今日我依然没能通过努力成为明星,步入电视只是通过DV的方式,自娱自乐而已,虽然我家的电视已经换成了40寸的Bravia。我入手的第一部DV,还是几年前的事,虽然用的也是mini DV磁带,但用现在的目光来看,外形已经足够夸张,现在流行的DV不但身材迷你,而且抛弃了DV磁带的储存方式,代之以硬盘或储存卡,更厉害的是,还可以用巴掌大的迷你DV拍出高清的HD画面来。所以,我身边忽然不冒出了很多准导演,整日介抓着DV走向街头,面向路人问:“今天北京的风很大”?!

我真的不是一个游戏迷。不记得是初中还是高中的时候,我玩过类似于小蜜蜂、开飞机、坦克之类的学习机,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种游戏的始祖是任天堂,有个很顶呱呱的名字叫红白机。后来有了电脑,可以在电脑上玩大富翁,真是很幸福的一个游戏。再后来我参加英特尔的一个新年活动,中了个奖,奖品是GAMEBOY,红色的,玩了没几天就被我扔到家中一隅。再后来又中了一个奖,是诺基亚的QD,倒是挺好用,现在隔三差五我都会用上一用。前几年,因为爱上GT4,买了一台超薄版PS2,当GT4通关,真三国无双杀到顶,PS2又被我冷落了。前段时间,又搞了一台WII,打了一两次网球,兴奋的全身律动,差点将液晶电视给劈了,搞得现在有了心理阴影,很久不玩WII了,倒是两年前买的PSP,因为一个名叫《怪物猎人》的游戏重新复活,被我没日没夜厮杀着,为了PSP里那个虚拟村庄的安宁。

八年前,我在广州的电线杆上,看到挂着偌大标语是:网络改变生活。仅仅是两年之后,网络成了全民律动,也成就了新浪、网易、搜狐三大门户,诞生了中国IT数字产业的第一批亿万富翁,报纸上的广告语亦换成了“网络就是新生活”,而我则成了中国第一批IT记者。现在,用2007的眼光来审视,网络已是电脑一般的超级日常工具,是我们即时聊天的通讯器材,也是我们任意闲逛的电子商场,而我亦已变身成为伪数码专家。

学生时代的我,十里八里的路程等闲视之,两条腿完全可以搞掂。后来有了凤凰牌自行车,放在家楼下,几分钟后就失去了踪影,那一瞬的痛苦与恐惧相交织的情形永生难忘。再后来到了九十年代初期,我有了第一部摩托车,可以风驰电掣的感觉真好,即便没有“阿郎”那般拉风,但同样可以感受操控的乐趣。同一时间,我有了摩托罗拉的数字BP机,蛐蛐叫声令我在人群里的感觉很荣耀,很快数字又变成了汉显,当它掉进WC之后,我毅然买了一部砖头般的手机,还因此去当时的邮局办了一个移动执照,现在还放在我的办公桌里,偶尔翻一翻,再看一看桌上厂商送来评测的可以拍照、GPSMP3的手机,仿佛已是很多年前的事.犹记最早一次出行,是坐在姐夫的解放牌卡车的驾驶副座。现在,已经可以自已驾车上班,出差又多是飞机代步,昨天上海,今天广州,明天可能就是东京,一切的一切,恍惚梦境,又若隔世。

这个时代,仿佛是因为缺少能量块而变身一半又戛然而止的变形金刚。新数码时代与旧数码时代的分野很明显,由科技所主导的能量块,正在让我们的数码科技在旧日科技的基础上变得更小,更快,更强,更人性——我们再一次庆幸生活在当下,可以见证21世纪黎明时分的数码演进史。

俺的淘宝新货发售,出售黑胶\书\杂物\玩具,欢迎乱逛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